• <menu id="w4444"></menu>
  • <tr id="w4444"></tr>
    <dd id="w4444"><wbr id="w4444"></wbr></dd>
  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老區文苑

    一聲笛鳴路已在萬水千山

    日期:2020/10/23        來源:寧德福安市老促會        點擊數:

    一聲笛鳴路已在萬水千山

        

    金秋,駐足閩東白馬江畔。遠眺百帆競渡,近觀波浪拍岸,感覺別樣悠閑愜意。倏然間,一列動車呼嘯地從福安老區下白石特大橋飛馳而過。俱往矣,油然而生一種穿越感。 

    回想小時侯,“ 我家就在岸上住”。家鄉古稱黃崎、白石司,舊時民謠有“甘棠有城都沒官,白石無城七門官”之說。明·陸以載《福安縣志》云:“黃崎鎮……置自唐之前。”入唐以后,設“稅課場,為榷務也。”雖然自古“俯瞰江瀨,近控海門”,但“福建道從海口黃崎岸橫石峰峭常為舟楫之患……”,前有茫茫大海阻隔,后有鷲峰山脈屏障,境內山嶺聳峙割裂,陸路交通十分不便。解放初期,這里沒有一里公路,更談不上有半寸鐵軌了。在我青少年的記憶里,鄉親們出門大多以船只做為交通工具,算潮汐開船出行,“祖宗都無法等”。一旦錯過當天潮漲潮落兩趟開船時間,就要等到第二天才能成行。對岸灣塢去福州要渡船到下白石公社,然后再轉乘一趟班車,顛簸過眉洋嶺、上北峰,像蝸牛一樣蠕動一整天才到福州。因此,那時我和同齡人是難得上一次省城的。

   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閩東被視為“東海前線” ,基礎設施投入很少。“閩東老少邊,公路繞山邊。鐵路沾點邊,坐車一直顛”,這首打油詩形象地道出了當時閩東交通落后的現狀。正因為受交通瓶頸所困,南接省會福州、北連浙江溫州的閩東,卻成為中國東南沿海黃金海岸線上的“斷裂帶”。經濟不發達,交通不方便,對當地群眾生產、生活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。19968月,第8號強臺風正面襲擊灣塢鎮徐江村,全村198座房屋一夜之間變成一片廢墟。災后,徐江被列為福建省第一批重建家園重點村。村民們都還記得,當年在福建省委工作的習近平同志,是乘船來到灣塢后徒步趕到徐江指導生產自救重建家園工作的。政府的救災物資,也是靠民兵肩挑背扛到村后才送到災民手中。

    疴沉蕩盡江山秀,云水襟懷日月新。進入新世紀,沈海高速公路閩東段巨響的開工爆破聲,將沉寂的僻澳震醒了。建設者逢山開路,遇水架橋,閩東高速公路取得零的突破。溫福鐵路也由圖紙上的一條曲線變為一條氣勢如虹的鋼鐵巨龍,鉆山躍嶺、橫亙海邊,實現了孫中山先生在《建國方略》中構建“東方南方兩大港間海岸線鐵路”的設想。自2009928日溫福高鐵動車通行以來,每天都有16對時速250公里的動車組從灣塢半島穿行而過,連接長江三角洲、珠江三角洲與海峽西岸經濟區。天塹變通途,福安沿海迅疾跨入“高鐵時代”!

    奮進的腳步,從時空深處走來;從沈海高速公路福安連接線灣塢互通口開啟時歡呼的人群中走來;從溫福鐵路福安客站通站道路工程竣工的禮炮聲中走來……一連串的足跡,勾勒出了一段波瀾壯闊的歷史。一路跨山、向海融入南來北往的通道,激活了山海資源。借力高速列車,灣塢半島從“路網末梢”到交通樞紐,成為一片投資的熱土。不銹鋼、新能源、造船、現代物流等臨海產業項目紛紛在這里落戶。從福寧高速公路灣塢互通口出來,經過一條二級公路,遠遠地就可以看見港灣東側那高達240米的煙囪。這是落戶在灣塢的大唐國際寧德火電廠的標志性建筑。沈海高速公路一貫通,大唐火電廠就捷足先登這里打下了第一根基樁,總裝機容量達452萬千瓦的電力,成為福建東部最大的電源支撐點;全國最大的電工鋼經銷商——萬鼎硅鋼集團投資建設的福安鑫茂50萬噸冷軋硅鋼項目,填補了閩東地區生產無取向電工鋼的空白;青拓實業總投資超200億元,相繼建成浮溪青拓鎳業、上洋青拓科技等公司,已成為中國乃至世界單體最大的不銹鋼生產及深加工基地…… 從沈海高速到寧武高速再到三嶼互通,一次次交通提升打通了產業發展的“任督二脈”。 2020927日上午,衢寧鐵路開通運營,填補了閩東北、浙西南地區鐵路網空白。白馬河岸周邊交通網布局日益完善,一條主導產業的“黃金路”區位優勢明顯。鳥瞰灣塢半島,一座座嶄新的廠房悄然落成投產。一個新興的濱海新區、港口中心、“環三”先行先試區正在這里迅速崛起。山海交通的大跨越,已經正在給福安帶來經濟社會發展的大飛躍!

    穿山越谷的山海牽手,喚醒了山海灘涂,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和群眾增收。依托毗鄰白馬深水港的優勢,徐江村從亦工亦農開始嬗變。村里先后引進4家有實力的船舶企業,200多名勞動力實現家門口就業的夢想,每年增收300多萬元。船舶業的發展,使得外來人口大量涌入,部分村民開餐館、辦超市,生活逐漸殷實起來。腰包“鼓”起來了,希望愜意生活。村民們從與現實生活相關的美做起,從家門口開始綠化、美化建設海濱公園。如今,徐江村寬闊的村道直通村民房前,綠化帶里村綜合活動中心、幸福院、籃球場、農家書屋等樣樣俱全,被列為福建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“百村示范”聯系點。這些年,村民們通過自己勤勞的雙手建設新村,廢墟上拔地而起一幢幢別墅樣式樓房,窗明幾凈,寬敞明亮。全村213戶人家,外墻“穿”上美麗漂亮的藍色乳膠漆 “外衣”,折射出徐江漁村“藍色的精神構建”。徐江村口門牌樓上,習近平總書記題寫的“徐江新村”四個金字熠熠生輝。

    如今,穿行于山海高速,你總能感受到福安濱海騰飛發展的時代脈搏。2012630日,寧武高速通車運營,縱深由東至西貫穿閩東、閩北和贛東北地區,成了連通沿海、延伸腹地的“黃金通道”。開放,對于閩東北來說,不僅意味著擰成一股繩走出去,也是衡量地區聯動發展綜合實力的一把量尺。兩條锃亮的高鐵軌道,互相支撐著,并肩前行,朝向一個令人 “魂牽夢繞”的地方。從此,福安連接線躍出山門連山海,打開了廣闊的經濟腹地。作為正積極融入“一帶一路”聯通世界的重要門戶,今日福安,1個小時到福州,2個小時即可北上溫州或南下廈門,不到6個小時便到達上海。“在讓生活更美好”的征途中,動車承載著快捷提速,在出行、旅游、探親等方面,讓我們的路越走越舒。如果把飛機比作空中客車的話,那么我們完全可以把動車稱為地上飛龍。動車仿佛一條白色的巨龍,一會兒鉆進隧道,一會兒竄上高架橋,使人們的出行方式發生了飛躍式變化。古時李白曾想象“朝辭白帝彩云間,千里江陵一日還”。而今,高鐵動車貼著地面飛行一千公里,也只需半晝時間。思古比今,“千里江陵一日還”不再只是詩句,“朝發夕歸”的夢想真切地照進實現了。時代進步如斯,時空在動車風馳中拉近,讓人切身感受到“談笑已過萬重山”。

    “嗚……”隨著“和諧號” 一聲汽笛長鳴,“我的路已經在萬水千山”。 一列車從廊橋造形的火車站開出,車輪滾滾,穿行在青山碧海之間。動車快速行駛在浙閩“黃金走廊”,車廂外一閃而過又撲面而來的景象,讓人目不暇接。列車窗邊流動的風景,串聯起福建東南沿海最美的海岸線,正向往詩畫一般的遠方……(市老促會、老區辦特邀通訊員:鄭望)

    福安市老促會 老區辦

    20201016

     

   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V亚洲